老番薯自耕農

【還願文】命運之人(上)

*本文爺爺→嬸嬸是單戀

*人物可能會ooc(盡量不寫崩)

*有私設

*原創嬸嬸出現(鈴鹿)

*爺爺可能黑化(?)或變得病病的(?)

*可能有神隱(?)

*可以當成本篇的番外結局(雖然本篇還沒生出)

*最重要的是本文是R18,未滿18的小朋友請不要偷看喔!!!(就算偷看,也請不要找警察杯杯來)

*本文是嬸嬸視角,所以有時候大家可能會搞不清楚情況,作者會在後記補充。也有可能出爺爺視角啦!(誤!?)

*本文又名無情的下場

*如果看文時搭配藤田麻衣子-<運命の人>or<涙が止まらないのは>聆聽的話,風味會更棒!(2首歌都很好聽,歌詞才是重點系列wwwwww)

 

1.

鈴鹿還記得與三日月宗近相遇的那一天。那時本丸還處於春暖花開、鳥語花香的春季,庭院裡的櫻花每棵都燦爛地盛開著,櫻花順著涼爽的春風,將清淡的香氣與花瓣一同吹進鍛刀房中,很自然地為初次降臨此地的三日月宗近增加風姿。

 

眼前的附喪神擁有著稀世的容姿,就鈴鹿所見過的人類或妖怪之中,也沒有可以勝過或平分秋色的人物存在。但最吸引人目光的除了他的面容之外,那雙眼睛才是真正讓人移不開視線的關鍵,海洋般的藍色中一彎金色弦月存在於其中,那雙眼眸彷彿充滿著魔力,引誘著人們陷進那深沉的海洋中。

 

頓時,鈴鹿很快地意識到她一直失禮地盯著眼前的美貌附喪神看,她立即將視線轉移到其他地方,決定開口跟他自我介紹。「您好!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希望能借用您的力量,討伐企圖改變歷史的歷史修正者!拜託了!三日月宗近殿下!」一邊說著一邊彎下腰鞠躬。

 

不久,一道爽朗帶有磁性的聲音從前面傳出,「哈哈哈!都被個漂亮的小姑娘拜託了,哪有拒絕的道理呢?」

 

聽到三日月宗近這樣說,鈴鹿便放下心了,本來以為會是位難相處的冰山美人,不過性格好像……意外地爽朗。她隨即起身,在這位國寶級的刀劍附喪神面前,端正身體、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並將右手伸了出去。「那麼今後請多指教!三日月宗近殿下!」

 

 

當她將手伸出的瞬間,三日月宗近似乎有一瞬間的恍神,但轉瞬即逝。他的臉上依然是盈滿笑意的面孔,讓鈴鹿覺得剛才看見的神情是她的錯覺。                                                                                

 

「握手嗎?哈哈哈!可以喔!這就是所謂的肌膚相親嗎?  」

三日月宗近一邊笑著,一邊握向鈴鹿伸出的手。那是一雙比她還要大的手,可以將她的手給包覆住,從掌心傳來的溫度,雖然比正常人還要冰冷,但是確實是有著微熱的溫度體溫。和身為一般刀劍時不同,並非尖銳而冰冷,在賦予附喪神身軀的同時,他便擁有了溫熱的身軀與一種從未知曉與了解的東西.那便是………

 

 

人類的情感

                                               

 

2.

已經是日暮時分,光忠已經把晚餐給做好後,其他人都己經陸陸續續抵達的抵達,但是只有三条派的刀劍們尚未抵達,平時他們應該都會提早到,但是今天卻意外地遲到了許久。因此,鈴鹿便自告奮勇地決定去三条派的房間,通知他們吃飯時間到了,以及察看老人家們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當她往三条組的房間前進到途中時,便看到石切丸、岩融與今劍從對面走來,看來是在去食堂的路上。可是小狐丸與三日月卻沒有出現,於是她便向那3人詢問:「小狐丸和三日月呢?他們沒有跟你們一起來嗎?」

 

突然間,3人的臉色都變了。剛剛還溫柔地和她打招呼的石切丸、一見到她便開心地撲到她身上的今劍與粗魯卻不失溫柔地揉著她頭的岩融,都在一時間臉色變得尷尬與古怪。                                              

 

                                                                                                                                                                                                      

「不能回答嗎?還是他們怎麼了嗎?」

鈴鹿疑惑地看著他們,難道他們發生什麼事了?還是已經在飯前吃過,所以不餓了,她的心中想著許多原因,但是眼前的3人卻都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開口回答她的問題。

 

不久後,石切丸像是極為疲憊似地嘆了口氣,回答她剛才提出的問題。

「那2人大概會晚點才來吃飯,所以主上妳不…」

                                                                                                                                                                                       

「讓主上去吧!」

岩融直接打斷了石切丸的話

 

「可是他們現在…………不行!」

 

「這件事本來就是主上和三日月2人的事,是小狐他………」

 

「夠了!!!你們兩個!讓主公大人去吧!」

 

石切丸與岩融好像在爭吵些什麼,好像是和她有關的事情,但是完全不了解他們在吵什麼的鈴鹿,只能呆站在一旁,不知道是要先勸架,還是先去找小狐丸和三日月,看著他們2人越吵越烈,直到一直沉默到剛才的今劍大喊一句,2人的爭吵才得以停止。

 

阻止了石切丸與岩融爭吵的今劍,隨即轉過身笑著對她說:

「如果主公大人想找三日月和小狐丸的話,可以去我們的房間。他們應該還在那裡!」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今劍。」

 

「不會~!能幫到主公大人的忙,今劍很高興的!走吧!岩融、石切!我的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地叫了!」

 

今劍說完後,立即拉著似乎還有話要說的岩融和石切丸,往食堂的方向前進。鈴鹿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想著,他們今天怎麼都這麼奇怪,而且一提到小狐丸和三日月的名字,臉色也一下就變古怪起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算了!繼續在這邊想也沒有用,還是去看看吧!」

 

鈴鹿決定前往三条派的房間一探究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剛才的岩融、今劍與石切丸便得那麼奇怪!在越走越近後,她漸漸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前方似乎一些聲音,等到她越走越靠近後,她才發現那是打鬥的聲音,劍與劍互相摩擦交鋒所產生的聲響。隨著鈴鹿的接近,她逐漸聽到了說話的聲音,好像是其中一方大聲地責罵斥責,另一方則冷淡地回答。

 

難道房間裡面是小狐丸和三日月在打鬥嗎?           

 

 

想到這一點的鈴鹿,立即衝向打鬥聲音的所在地,打開房間的和室拉門,大喊:

「小狐丸!三日月!」

 

「主公大人!?」

 

「主上!」

 

正在纏鬥的2人似乎都沒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因此都驚訝地停止了動作。鈴鹿站在門口注視著2人,小狐丸的衣角似乎因為打鬥而受到了磨損,但是並沒有傷得很嚴重;反觀三日月,傷口與衣物破損的程度,都已經是真劍必殺的程度了。

 

「我說你們到底為什麼打架啊?有什麼理由需要打成這樣嗎?」她雙手插腰地質問著2人,但是卻沒有得到他們的回覆。正當鈴鹿想繼續質問他們時,頓時,三日月突然地倒了下來。

 

「三日月!你這傢伙!居然…!?」小狐丸用著憤怒地眼神看著倒下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三日月你沒事吧!?」沒有想到三日月會突然倒下的鈴鹿,匆忙地跑過去將他扶起:「還可以站起來嗎?我馬上帶你去手入室!!!」

 

「嗯……我沒事,主上」三日月看起來有點勉強地回答著鈴鹿的問題,似乎是想靠自身的力量站起來,但是很快地又因牽扯到傷口而再度倒下。鈴鹿看著還在勉強自己的三日月,心中的疑問雖然還很多,但是看到受到嚴重傷勢的三日月,擔心的情緒壓過了疑問,一心只想將他帶往手入部屋治療。

 

「你撐著點!我馬上帶你到手入部屋!」

鈴鹿說完後,動作輕柔地將他扶起,將他的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盡量承受著三日月身體的重量,正當要走出門時,小狐丸突然喊道:「請稍等一下!主公大人!三日月他……」

 

但是沒等他說完,頓時,鈴鹿感覺身上的重量加劇,抬頭一看,只見三日月的表情比剛才還要痛苦,也開始痛苦地呻吟著,看著三日月那痛苦的樣子,她只能對小狐丸抱歉地說著:「不好意思!小狐丸!我先帶三日月去手入部屋,等等回來再聽你說。」

 

說完後,加快腳步地扶著三日月往手入部屋的方向走去,但是在她們的身影即將消失在走廊轉角之時,她好像聽到身後的小狐丸似乎在說著什麼?

 

小狐丸看著兩人的背影,對著他們的方向,吟詠了一首和歌:

「しのぶれど色にいでにけりわが恋は物や思ふと人のとふまで

  暗戀欲深藏,隱現眉宇人已察,哪堪惱人問                     」*

 

 

此時的鈴鹿的注意力,完全在受傷的三日月身上,再加上他們之間也有一段距離,因此並沒有特別注意小狐丸說了什麼。然而身旁的三日月宗近的表情卻稍微變了下,但是她遲鈍地並未發覺身旁男人的異樣。

 

日暮時分,逢魔時刻。所有的事物都被鮮紅似血的殘陽照耀著,讓此時的氣氛變得詭譎而恐怖。但是她並沒有察覺到周圍詭異的氣氛,全心只是想著快點將他治療好,因此也沒有發現,她身側的三日月宗近正在悄悄地注視著自己。2人離去的背影漸漸地被夕陽拖得狹長,直到最後不分彼此地相融在一起,永不分開。



和歌解釋:
*這首和歌是日本平安時代中期的歌人-平兼盛所做, 收錄在《小倉百人一首》裡面。這首和歌是在村上天皇的宮中所舉辦的和歌競賽中所詠的,題為「忍戀」。這首和歌和壬生忠見的和歌因無法分出優劣,最後請天皇裁決,天皇低吟此歌,最後裁判藤原實賴判定此歌優勝。
摘錄自張文朝編譯五洲出版之《小倉百人一首》

 

白話翻譯:極力隱藏在心中的

戀情

是不是已經

浮現在臉上了呢?

不然怎麼會有人

問起:

是不是戀愛了呢?

出處網址:http://blog.xuite.net/densetsu567/wretch/94467223-%E5%9B%9B%E5%8D%81%E3%80%81%E3%81%97%E3%81%AE%E3%81%B6%E3%82%8C%E3%81%A9+%E5%B9%B3%E5%85%BC%E7%9B%9B


评论
热度(12)

目前深陷的坑:刀劍亂舞/夢100/千銃士/我的英雄學院
本身只吃BG!腐向不吃,但尊重!百合向OK!
刀劍亂舞本命:鶯丸
夢100 喜歡角色:路西安(ルシアン)跟羊哥(ヒノト) 雪2等
歡迎同好太太們來搭訕!ヾ(●゜▽゜●)♡

© 老番薯自耕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