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番薯自耕農

【還願文】命運之人-R18(下)

*本文爺爺→嬸嬸是單戀

*人物可能會ooc(盡量不寫崩)

*有私設

*原創嬸嬸出現(鈴鹿)

*爺爺可能黑化(?)或變得病病的(?)

*可能有神隱(?)

*可以當成本篇的番外結局(雖然本篇還沒生出)

*最重要的是本文是R18,未滿18的小朋友請不要偷看喔!!!(就算偷看,也請不要找警察杯杯來)

*本文是嬸嬸視角,所以有時候大家可能會搞不清楚情況,作者會在後記補充。也有可能出爺爺視角啦!(誤!?)

*本文又名無情的下場

*如果看文時搭配藤田麻衣子-<運命の人>or<涙が止まらないのは>聆聽的話,風味會更棒!(2首歌都很好聽,歌詞才是重點系列wwwwww)



3.

 

午後的天氣相當晴朗,涼爽的風帶著櫻花的香氣向鈴鹿襲來,剛做完家事的她正好在這裡吃個點心與休憩,舒服的天氣與香風的吹拂,讓她整個人都變得想睡了。

 

當她正想說來睡個舒適的午覺時,一個腳步聲從遠方慢慢地走近,她抬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穿著一身正裝的三日月宗近往這邊走來。

 

「是三日月啊!怎麼突然穿起正裝呢?」鈴鹿疑惑地看著逐漸走近他的三日月宗近。通常三日月穿起正裝的狩衣時,都是在出陣或演練等重要場合才會穿起,平時在本丸的時候不是穿內番服就是和服等輕便服裝,畢竟要是時時刻刻都穿著那一身華麗而繁複的正裝的話,行動不太方便、需要人幫忙等麻煩事之外,在穿著上也會花上不少時間。問她為什麼會如此清楚?當然是因為每次幫忙三日月穿著正裝的人,就是鈴鹿。

 

第一次鈴鹿以為單靠三日月自身,就可以自行換裝,沒想到等了1個小時也沒見他出來,逼不得已之下,走進他的房間一看,衣物、飾品都散落一地,而站在房間裡面的三日月還在努力地想要將衣服穿好,自從這一次之後,每次三日月穿著正裝時,她都會在一旁幫忙他。

 

所以,當鈴鹿看見三日月穿著正裝走過來時,其實是感到驚訝與疑惑的,不過她想了想,或許是本丸的其他刀男幫他穿上的。可是為什麼要穿上那件深藍的華貴狩衣呢?她記得沒錯的話,今天好像沒有出陣或其他重要事情啊?

 

正當鈴鹿還在想三日月為何穿上這身華麗而繁複的服飾時,三日月宗近就已經走到她的身旁跪坐下,既沒有回答她的提問,也沒有說出任何話語,就這麼不發一語地坐在她身旁,雙眼直視著庭院裡開得正好的櫻花,不知道在思考著何事。

 

她看著三日月完美的側臉,搭配著被微風吹得櫻花漫天飛舞的景象,剎那間,有一刻彷彿回到了初次相遇時的場景。

 

一開始還以為三日月會是個難相處的對象,但是在他們之間第一次的交談後.她發現這位美麗的附喪神,其實相當然容易相處,雖然有時可能會有些壞心眼、任性、孩子氣與不服輸,但是那些全部都是真實的他。他們從最初的相遇開始,直到現今也有幾十年了吧!在這幾十年中的相處裡,有高興、悲傷、憤怒、好笑或歡樂的回憶,這些全部都是她寶貴的回憶,都是她與大家所共度的珍貴時光。

 

所以,就算卸下審神者的職務,回到那個冰冷而孤獨的神社去,鈴鹿也能夠支撐得下去。身為霧島神社的巫女,所要背負的命運,從出生時就已經被決定。雖然還不知道可以再擔任審神者多久,但是她想要好好地把握與大家相處的時間。

 

 

「主上!我有件事想要告訴您。」

沉默了許久的三日月宗近開口說了句話,他的臉上是少見的沒有笑容的表情。

 

「什麼事?」

看著三日月少見地沒有露出笑容的臉龐,鈴鹿也不由得緊張嚴肅了起來。要知道三日月要是沒有露出微笑時,通常是有什麼嚴重或緊急的事態。不然要讓無時無刻都微笑著的他不笑,是不可能的事。

 

突然三日月將視線轉移到她身上,仔細又認真地看著她,而後他笑了。

 

這個笑顏是她從沒見過,也無法去形容的表情。在他露出笑容的那一刻,鈴鹿完全看呆了,彷彿全世界只剩三日月與她一般,她的視線無法從他身上移開,只能就這麼注視著眼前的附喪神。

 

「我深深地戀慕著主上。」

 

「不知是否能成為主上的戀人?」

 

 

 

等…等一下!她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發言!鈴鹿努力地讓自己從三日月的笑顏裡掙脫出,但是緊接而來的卻是聽到三日月對她的表白。

 

「三…三日月!你在開什麼玩笑啊!喜歡這種事,是不……」

這種事情一定是三日月的玩笑話吧!畢竟以前他也常常對她說喜歡與愛這種話,喜愛以此來捉弄她。

 

「我並非在開玩笑」三日月打斷了她的話,「對於想與主上成為戀人這件事,是認真的!」他依然微笑著看著她,但是鈴鹿可以從他的雙眼看出來,這次三日月並非又是在說謊,而是真切地在對她告白。

 

「這……這種事……我…」

 

望著眼前一臉微笑地看著她的三日月宗近,鈴鹿明白了今天為何沒有出陣,他卻依然穿上了深藍正裝的用意。但是就是因為明白了他的用心,才讓她現在如此猶豫。思考良久後,她還是下定決心要和三日月說清楚,對於他告白的回覆,儘管這個結果,可能也會傷害到他,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三日月,我…!」

 

「請等一下,主上!」

 

「我都明白的!不用說出口也無妨。」

 

「??」诶!明白什麼?他真的了解嗎?

 

瞬間,三日月將她一把抱住,當她回過神時,她已經在他的懷中。溫暖的體溫、規律的心跳與清淡的薰香味,都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覺到。他的懷抱相當舒適,就算被這樣一直抱著也不會討厭。

 

不……不對!?她到底在想什麼啊!他們兩人現在的姿勢,根本就不是主從關係會有的動作,反而是戀人之間才會做的親密舉動。

 

「三日月!請你把我放開!」她掙扎的想脫離他的懷抱,但是她發現三日月雖然沒有抱得很緊,但也不是能輕易掙脫開的力道。

 

 

「我知道主上是個很害羞的人,所以才這麼做的。」他微笑著向她解釋,他一隻手依然牢固的抱著她,另一邊的手則緩慢地撫摸、磨蹭著她的臉龐,最後移動到了她的唇邊,「請主上好好地看著我,接下來我會來親吻主上,如果要拒絕我的話,就請用力地將您的手打在我臉上,如果不做的話,我會當成主上是願意和我成為戀人。」

 

 

「那麼,請您選擇吧!」

在三日月這麼說了之後,他那張精緻而端麗的臉龐,漸漸地向她靠近,雖然有想要閃躲的意思,但是被禁錮在三日月懷中的她,根本無處可逃啊!

 

如果就這麼順勢接受三日月的心意,或許可能會取得一時的歡快,但是這種關係猶如曇花一般稍縱即逝,結束後只會讓他的心更加受傷與痛苦。這種心情她明白,所以她才不想讓三日月也感覺到這種痛苦,所以還不如徹底地……

 

 

啪!——————

 

 

一陣巴掌聲清脆地響起。

 

 

鈴鹿在打完三日月後,用力地將他給推開,不知道是因為太過震驚還是其他因素,意外的很容易就將三日月給推開了。三日月看來是相當受到打擊,手摀著被打的臉頰,臉上的驚訝與失落顯而易見,就連平時耀眼奪目的雙眸,也因此而消沉下來。

 

站在不遠處的鈴鹿,當然也清楚地看見三日月的神情,雖然相當後悔打了他,但是剛才的情況,讓她別無選擇。既然已經沒辦法用平和的方式解決,那麼就破瓶子破摔,真實地告訴他吧!

 

「我無法與三日月成為戀人。」

 

「並不是三日月不好,而是我已經決定不會和任何人戀愛。」

 

「我並不是能讓你幸福的女人!」

 

「對不起。」

 

說完了她想說的話之後,鈴鹿深深地向三日月行了個鞠躬禮,而後轉身快速地離開。徒留三日月一人呆在此處。

 

 

 

「無法讓我………幸福……」

 

「……………無法…愛我…嗎?」

 

三日月宗近獨自看著眼前春意盎然的庭院,午後的暖陽、鳥語花香、櫻花也依然隨著清風飛舞,一切都沒有改變,但是為何在他的心中,卻彷彿墜入冰窟一般,冰冷而疼痛。

 

 

這種感情到底是什麼?

 

這種屬於人類的情感,是從前都未嘗體驗過,陌生而苦澀

 

對於主上的那份愛戀,已經…………

 

 

春日的午後,依然如同往日般平和,櫻花絢麗地飛舞著,美麗而夢幻。只是任何人都未注意到一片漆黑的花瓣,它從櫻花群上飄落下,靜靜地落在他曾在的位置。


後半部分: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9ZM9UJoD6Fl-GtQZUDyfShE_r81j8LOSHamjM9lavuU/edit?usp=sharing

评论(7)
热度(58)

目前深陷的坑:刀劍亂舞/夢100/千銃士/我的英雄學院
本身只吃BG!腐向不吃,但尊重!百合向OK!
刀劍亂舞本命:鶯丸
夢100 喜歡角色:路西安(ルシアン)跟羊哥(ヒノト) 雪2等
歡迎同好太太們來搭訕!ヾ(●゜▽゜●)♡

© 老番薯自耕農 | Powered by LOFTER